香港一肖一特精准资料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香港一肖一特精准资料 >
开创香港良政善治新局面(香江在线)
发布日期:2021-06-15 10:27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前,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修订案,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作出系统修改和完善。香港社会各界通过各种方式积极支持,认为完善选举制度将开创香港良政善治新局面

  长期以来,两大制度性难题一直困扰着香港社会:一个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迟迟未立,导致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处于“不设防”的状态;另一个是香港政制发展问题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导致香港社会争拗不断、撕裂加剧。

  香港社会各界认为,随着香港国安法的制定实施和新的选举制度在香港落地执行,这两大制度性难题将得到有效解决,关乎香港政治稳定和政权安全的隐患和风险将得以消除,香港有望从长期的政治争拗和对立对抗中解脱出来,齐心协力抓民生,聚精会神谋发展。

  “我要支持国家,国家加油!”不久前,香港粤港澳大湾区青年总会在将军澳坑口区摆街站支持中央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一位香港小朋友在摊位前与义工交谈的视频走红网络。据社团义工介绍,许多香港市民路过签名街站,主动上前要求签名,大声表达对国家的支持和对乱港分子的厌恶,有的市民还要了空白的签名纸拿回家给周围人签名。“有市民说,他们一直很想发声表达自己的意愿,要像义工一样,为国家出一份力,让我们在场的人听了非常感动。”粤港澳大湾区青年总会主席吴学明说。

  近一段时期以来,完善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的声音在香港不断壮大,共识不断深化。由多个爱国爱港团体和代表人士共同发起的香港各界“撑全国人大决定完善选举制度”连线天开展主题签名活动,收到香港本地有效签名逾238万个。

  香港网络红人工作者协会主席高松杰过去曾多次在社区摆街站组织签名活动,他说,“以前在‘黑暴’‘揽炒’的压力下,不少爱国爱港青年不得不压抑自己的爱国主张。这次有很多青年主动走过来参与,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高松杰表示,完善选举制度可以令一些香港年轻人变得清醒,不再迷失于政治漩涡之中,“社会环境恢复稳定,对社会以及个人发展才更为有利”。

  “之所以要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一个重要原因是现行选举制度不但没有让香港的‘民主进程’取得良好的效果,反而导致香港无休止的政治斗争、行政立法关系紧张、政府管治失效,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的事件层出不穷。”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荣休讲座教授刘兆佳认为,若再按这个方向发展,香港政治乱局只会越来越乱,最终所谓民主发展也会走向自我毁灭,“所以中央现在这样做,实际上是把香港整个民主发展过程,拉入正确的起点和轨道上。”

  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介绍,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总体思路是:以对选举委员会重新构建和增加赋权为核心,对选举制度进行总体规划设计。在新的选举制度下,选举委员会的规模由1200人增加到1500人;原来是四大界别,现在增设了第五大界别;将38个界别分组增加到40个,并对部分界别分组优化调整;不仅选举产生行政长官,也选举产生较大比例的立法会议员,并直接参与提名所有立法会议员候选人……舆论普遍认为,新的选举制度既有利于维护香港社会整体利益,也有利于理顺行政立法关系。

  “新的选举制度有助于突破某个界别、某个地区、某个团体的利益局限性。”香港立法会议员、大律师容海恩表示,功能团体选举产生的议员主要是代表行业、界别的利益,分区直选产生的议员主要是代表地区的利益,而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的立法会议员能够代表香港社会的整体利益,补充现行制度下功能组别和分区直选代表性的不足。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日前在一个论坛上提到,他担任行政长官期间,多次提出要成立创新及科技局,但两度遭立法会“拉布”,直到第三次才成功,前后耗费2年时间。他呼吁,香港人要痛定思痛,不能再用过去办法产生“不负责任”的立法会,不然香港社会要付出更大代价。

  “今后选举委员会都由忠诚的爱国者主导,行政立法关系将更为顺畅。”刘兆佳认为,新修订的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考虑了香港现行选举制度存在的种种漏洞,并作出了各种有针对性的调整,“爱国者治港”原则将得到全面贯彻落实,香港政治格局和政治生态有望发生显著变化。

  “中央完善香港选举制度解决了困扰香港几十年的问题,我觉得是香港发展的里程碑,也是‘一国两制’发展的里程碑。”“一国两制”青年论坛主席、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何建宗表示,这次中央一锤定音,可以让香港社会真正聚焦解决深层次矛盾,把香港人最关心的题目,从选举政治变成地方管治,包括更关注产业的发展、贫富差距、社会流动不畅、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等重要问题。

  希望香港能够把握此次选举改革契机,使得未来立法会可以更有效率、更精准地针对市场和发展需求做出应对

  香港深水埗区议员刘佩玉在区议员的岗位上服务社区居民已有15个年头,接触过很多基层市民,知道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安居乐业,有的人希望快点可以轮候上公屋,有的人希望找到稳定的工作。然而这些年,她目睹香港一步步被卷入“泛政治化”的漩涡,本应作为服务基层社区咨询机构的区议会成了重灾区。

  “‘揽炒派’区议员上台后,将区议会搞得乌烟瘴气,将其变成了政治表演的舞台,不理民生工作。”刘佩玉表示,“揽炒派”把区议会高度政治化,对新冠病毒检测这样的民生议题也“为反而反”。更有甚者,部分“揽炒派”区议员还利用自己的办事处作为票站,进行非法“初选”,甚至不允许建制派在区议会表达意见。

  修订后的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地区组织代表”界别分组中没有出现区议会议员,附件二也取消了立法会中区议会(一)、区议会(二)的席位。新制度下,选举委员会将新增地区分区委员会、地区扑灭罪行委员会及地区防火委员会等地区组织代表。

  “既然是运用政府公帑,就应该真正地为基层社区谋福利、做实事,真正为特区政府提供有价值、有建设性的咨询意见,真正成为特区政府和普通市民之间的沟通桥梁。”青研香港召集人、将军澳(北)分区委员会副主席陈志豪认为,要促使区议会回归基本法对它的定位,就必须取消其在选委会和立法会中的席位,削弱它的政治功能。

  香港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兼任教授及院长资深顾问、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前局长陈家强日前指出,以前科创项目想得到立法会的拨款通常阻碍重重,有些立法会议员对于科创发展根本不了解。正是由于过往经济议题被过度政治化,导致香港很多发展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希望香港能够把握此次选举改革契机,使得未来立法会可以更有效率、更精准地针对市场和发展需求做出应对。

  “今后的立法会需要的不再是‘会选举’或‘会做秀’的人,而是务实参政的人。”香港工联会副理事长、立法会议员麦美娟表示,过去选举导向的立法会无法从全局考虑政策,只会增加社会撕裂,希望改制后能吸引很懂做事的专业人才加入立法会。

  “完善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在一些香港普通市民看来可能是比较抽象,但是当他们看到社会稳定了,上班、出门的时候都不用再担心自己的安全,亲人、朋友和同事间不再有严重的撕裂,特区政府可以集中精力解决社会问题,他们就会意识到这个决定的重要作用。”刘佩玉说。



Power by DedeCms